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林方】分手的第七天

*今天也在愉快的分分分
*真纯糖

以上,食用愉快。

方锐柃着行李出现在呼啸战队门口的时候就后悔了。尤其是在看到林敬言以后。

相思入骨的人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方锐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是问好,还是说自己有多想他,还是叫他的名字?

方锐不知道。

但腿仿佛被钉在原地,身体僵硬。他看到林敬言也望向他,他看到林敬言向他走过来,他看到林敬言放大的脸。

配合着唇上温热的触感。

林敬言说:“方锐,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得了,好也问了名字也叫了思念也说了,林敬言真是了解他。

方锐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现在按照那些狗血言情的剧情,自己应该推开林敬言,扇他一巴掌,或许还该嚷嚷着你怎么这么冷酷这么无情这么无理取闹,手上却自觉的环上林敬言腰,收紧,在平整的衣服上勒出几道折痕。

言情小说果然都是骗人的,这种想要拥抱的冲动,根本抑制不了。

方锐把脸埋到林敬言颈窝里,声音都闷闷的,震的林敬言心发痒。

“老林,以后饭你做。”

“好。”

“老林,以后家务你包。”

“好。”

“老林,我们不分手了好不好。”

“好。”

方锐和林敬言就这么一问一答,方锐蠕动了下嘴唇,觉得自己真是在林敬言这颗树上吊死也死的心甘情愿,再抬起头,带了点恶狠狠的语气。

“林敬言,你不就仗着我没你不能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

林敬言今天在小摊买橘子时,别人多找了他一块钱。虽然后来还回去了,可林敬言总觉得,今天会有好运。

尤其是他看到站在呼啸门口的方锐时。

无数个夜晚心心念念的人就这么活生生的蹦出在自己面前,喜悦一时盈满大脑,呼吸都带着甜腻的味道。

想向他问好,想说自己想他了,想叫他名字。

林敬言也确实这么做了,但也贪心了。

看着方锐的眉眼,几乎是没什么犹豫就俯身吻上,唇齿交缠,甚至狠狠咬了口,发泄一样,疼的方锐直皱眉,却还是没舍得推开他。

“方锐,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林敬言看到方锐愣了愣,开口一条一条的提出让自己哭笑不得的要求。

林敬言这才发现自己语言竟然缺乏成这样,演练了无数次的情话说不出口,在唇角滚了几遭,只吐出个真挚的好。

然后方锐说: “林敬言,你不就仗着我没你不能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带了点恶狠狠的语气,像是要找他算账似的。

林敬言又是无奈,伸手安慰的拍着方锐的背。

“那你呢,方锐大大?不就仗着我爱你、宠着你吗?”

这么一算倒是怎么也扯不平,算一辈子的帐,也得方锐陪着。
———————————————————
林敬言和方锐分手的第七天。

林敬言和方锐复合的第一天。

林敬言和方锐所度过的一辈子中,最为庆幸的其中一天。

————————————————END

*要不要写个他们怎么分手的番外请在评论里告诉我!

以上,林敬言和方锐的爱情,远比岁月温柔的多。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