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高考全国卷林方开车盲狙

魔性,ooc纯属娱乐,不接受撕逼

以上,再也不立flag了

盲狙全国卷林方开车。

林敬言在共享单车上搂着方锐深入浅出,车轮的轨迹扭出妖娆的广场舞,方锐爽的蜷缩起脚趾喘息间吐出满满的雾霾。

不好意思我翻车了……

一个flag

立个flag,全国卷林方开车,虽然我可能题都审不准。

占tag抱歉

呼啸的林敬言

呼啸的林敬言真的是人间珍宝啊。

还带着年少特有的锋芒棱角,处事没有后来圆滑但也算进退得当礼貌有加,有着适当的谦逊但也不介意弯起嘴角邀请他人来一决高下。

没有戴眼镜就少了镜片的阻隔,一双眼睛不算细长但是线条柔和,眉峰稍微有些凌厉但会被修剪得当的黑色软发盖住。队服有弹性的袖口被扯到小臂敲击键盘时能隐约看到手腕处经脉的形状。

有人说薄唇的人也薄情,林敬言不算多情,但他只想守着一个人专情的过一方天地。他的唇线很分明,抿起来的时候就成一条好看的线条。唇瓣相反有些肉感,亲上去应该是柔软的,仿佛一头撞进心窝,再也出不来。

他还没有积累情话的本事,有时也会忍不住跟你闹些无声的别扭和脾气,冷战的同时心里还犯着嘀咕,最后妥协般的叹气,总觉得怀抱还是缺了个你。

他可能比同年人早熟,但也有些莽撞。愿意忽然叫你的名字让你回头然后一口亲上,愿意在暴雨的夜晚穿过大街小巷给你带来一束玫瑰花。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莽撞的人啊,有时也会拿着菜谱努力给你做出或许卖相不怎么好的饭菜,也会掌心握着你的手少年老成的规划和你未来的家。

他会有宏图大志,但他所想的未来,每一处都缺不了你。

(林方)尴尬

*方小贼和林流氓设定

*别说话,是真尴尬

以上,食用愉快

        “哎哟,不好意思兄弟,没事吧,没摔着吧?”

        方锐一声夸张的惊呼,扯起地上被自己撞倒的人,还很体贴的拍了拍灰。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没看路…”

        他眨巴眨巴眼,微皱着眉做出一副懊悔的模样,果不其然收获了对方的一声没事,才慢腾腾的拐进街角偏僻潮湿的小巷。昏暗的光线里蔓延着难闻的霉味,这里是只有垃圾和老鼠作伴的地方,不过方锐可不在意,他现在的注意力全在手上的钱包里,刚刚还躺在另一个人衣兜里的钱包。

        是的,方锐是一个贼。

        其实说是贼,方锐却没有翻墙进别人家偷东西的胆子,只能凭着自己又快又准的手,在大街上随机顺点东西过来。事实证明,今天他的运气相当不错,手上的钱包鼓鼓囊囊,光是掂在手里,方锐就已经止不住的开始幻想,里面一张张红票咧开小嘴,乐呵呵冲他呲出一口大白牙。

         结果等到真正打开时,方锐才算傻了眼。厚实的一沓钞票攥在手里,最小一块,最高十块,凑在一起的数目和厚度一比,欺骗性简直大到不行。

        这人不会是出来买卫生纸的吧…

         方锐有些泄气的将手上的钱卷成一团塞进裤兜,那里立刻拱起一大片。有总比没有好,至少还能装个暴发户。方锐已经筹划着待会儿干脆再去顺一笔,一边继续翻看着钱包,卡到是有不少,不过不知道密码也没用。指尖捏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卡在钱包夹层,抽出来一看,是张身份证。照片上的人站在蓝底面前架着副黑框眼镜笑的一副书卷气息,打理的有层次的黑发微微盖住凌厉的眉峰,衬的那人眼里的温润笑意愈发明显。

        我这不会是偷了个穷老师的吧。

         方锐心里犯着嘀咕,却也没愧疚,都是为了生活,总不能让自己饿死在大街上。这样想着,他连名字都没瞥清就把身份证塞回原位,手腕一扬,钱包就以一个完美的弧线飞进了身后的垃圾堆。他吹了声口哨刚想走,就发现狭窄的巷口堵了个人,眯起眼一看,完了…这不是刚刚自个儿偷的那个冤大头吗?

         来人还是一副瘦瘦弱弱的书生模样,皱着眉头看的方锐一阵心慌。

         “是你偷了我的钱包?”

         连声音都是温言细语的,虽然挺好听,但没什么气势。方锐定了定神,心想自己还打不过这么一个人?要实在打不过,应该也跑的过。为了保险,方锐决定还是借个名头往自己脸上贴点金。

          “是,就是我,林敬言,听过没?劝你还是识相点吧!”

         方锐一手插在兜里,靠在墙上漫不经心的开口。林敬言方锐虽然没见过,但绝对听过,这一带的流氓老大,谁不得让他几分?

         对面的人果然愣住了,方锐心里不由得腾升出一股狐假虎威的得意感,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有气势的抽身离去。却看见对面人站在逆光处,嘴角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意。下一秒,方锐的手腕就被抓住扣在头顶,背部以强大的力道被迫撞向墙壁,手腕间的禁锢像是牢牢的枷锁,怎样都挣脱不开,盯着眼前放大了无数倍的脸,方锐突然想起刚刚身份证上只瞥了一眼的名字,那人凑到他耳边,呼出的气息烫红了耳垂。

         “当然听过,小贼。”

        

          “我,就是林敬言。”

(林方)带枪出巡

*破三轮车

*以前想的老梗,方警官和林流氓的故事

*全是ooc

以上食用愉快


终于可以点了!

林方的第一个小日常

#大概就是一个不定时更新的小日常

#林敬言撩起来不偿命!

#林方的第一个小日常#

        方锐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非得抓着林敬言聊自己的青春岁月,林敬言不算是太怀旧的人,也硬是被方锐勾起些模模糊糊的青春回忆。

        “方锐…你这么一说,我到想起来我们高中时候的校花了,丑的不行的校服在她身上一穿,真的是……”

         林敬言这边感叹的符号还没落下,方锐就顺着接了口,没个正形的同时还带着点小吃味。

          “知道知道,不就是又好看又活泼让你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吗?”

           “嗯……最后一条没有。”

            方锐本来只是恶趣味的一句调侃,却被林敬言正儿八经的接了回来,一时有点发愣。

            “老林你傻啊,谁的心不扑通扑通跳?那得是死了吧!”

             最后一个尾音刚刚落下,方锐抬头就撞进林敬言的眼睛,细长温润带着点点笑意 正好框下方锐整个人,负荷的容不下其他。手掌被林敬言温热的掌心包住,牵引着抵上他的胸膛,感受到那颗有力的心脏,扑通扑通震的方锐虎口发麻,然后他听见林敬言开口。

        “是啊,这里只有见到你的时候才是活着的。”

单纯的想想方锐

       前段时间想了林敬言,我又开始想方锐。

       他是什么样的?说实在的我不敢下定论,我觉得方锐是一个鲜活而全面的角色,有的人塑造他的可爱,有的人塑造他的猥琐,形形色色的人一笔一划描绘他不同的喜怒哀乐,正是很多的一面拼凑在一起,才是我喜欢的那个鬼灵精怪的方锐。所以,我并不想给他下定论,说方锐一定是个什么样的。

       原作里说过,他从训练营开始,兜兜转转换了许多战队,许多职业,和同期的吴羽策比,他似乎没有坚持,不断地在妥协。其实他一直在坚持,坚持着想站上赛场,坚持着碰触冠军的奖杯。

       他是猥琐流的代表宗师,赢得不漂亮,不光彩,但他也为了胜利一次次绞尽脑汁,坚持和努力。猥琐流怎么了,猥琐流的胜利也是胜利。
      
       我觉得方锐是个不适合悲伤的人,就算他早就过了少年的年纪,我也觉得他应该是那种坐在被午后温暖阳光笼罩的窗台上静静的读《小王子》的人,他心里有他自己的星球,还有绽放的玫瑰花。

        他生气的时候,或许会变得更加伶牙俐齿吧。语调轻松的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或是讽刺,或是自嘲,像是竖起浑身刺的小刺猬,其实只是为了掩饰柔软的心窝。

       他或许看起来大大咧咧有些畏缩,但其实那是他的机灵和小聪明,坏心思得逞了就背过身来促狭的冲你笑笑,满心的火气被他眼里的星光浇的一干二净。

       我想他应该是个饮食比较清淡的人吧,吃到太咸的会皱着眉头抱起杯子咕咚咕咚喝水,被辣到了就吐着舌头嘶嘶的吐气,被人一嘲笑,又要瞪着眼睛继续逞强地往嘴里塞。

        再带点私心,我希望他喜欢吃甜食。甜食能让人感觉到幸福,他用舌尖卷着糖往嘴里送,在口腔里化开浓浓的奶味,然后他就笑眯了眼,好看的眼睛里有你视若珍宝的孩子气,然后他握着糖放到你掌心,澄澈声线像是蔚蓝广阔的大海。


       “给你吃,我尝过了,很甜的!”


         其实他要比糖甜上许多。

单纯的想想林敬言

我有时候在想,林敬言到底是什么样的。

每个画手画的都不一样,每个人眼中都不一样,但我想,林敬言应该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

他没有光环,没有所谓天才的天赋,他执着的追赶天才的脚步,为了胜利,他可以玩猥琐,也可以直着冲过去也直着躺下。他有自己的热血和骄傲。

我想他应该无论侧脸还是正脸都很好看,有柔和的线条,眉梢眼角透着明净山水的味道,笑起来应该像冬日的暖阳。

他应该会做饭吧,挽到小臂的袖口,一边做饭一边侧过头问你想吃什么。眼镜可能被升腾的热度逼出雾气,他就摘下来放在桌上,揉揉架着眼镜的鼻梁。

林敬言的手是什么样的,职业选手的手都很好看啊。也许没有太分明的骨节,但是白皙修长,指甲修剪的圆润,手背上可以看到下面隐约的青色血管。

他不算太高,身形不到瘦削的地步但应该也不算强壮,肩膀不宽,恰好能稳稳当当担起一个人。

从乌丝到白发,从满眼春色到皑皑白雪,正好一辈子。

(林方) 分手的当晚

*本文为分手系列番外,单独食用也可,建议结合上一个番外看。

*全是ooc,不喜慎入。

以上,食用愉快。


       方锐把手揣进裤兜里,漫无目的的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秋季的夜晚总是冷的有些不可思议,像是为了驱尽夏日残留的闷热,冷风亲吻着方锐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顺着空隙钻进单薄的衣物。
    
        方锐不住地往手上哈着热气,掌心温热还带着些湿意,然后往胳膊上搓,再等着余温散尽,周而复始。

       他突然记起以前,常常是自己兴冲冲的跑出去见林敬言,心里热乎着身上却被冻的直哆嗦。林敬言总是带着双份的围巾,双份的手套。一份是自己的,一份是他的。毛线有些扎脖子,却恰好堵住所有风口。然后林敬言拉住他冻的通红冰凉的手,贴紧自己的脖颈,等暖和过来后再给他带上手套,握着一起塞进自己黑色大衣的口袋里。方锐能感觉到冻僵的手指渐渐灵活恢复温度,也听见了贴上林敬言脖颈的瞬间,他冻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可林敬言的手抓的那么紧,暖和的方锐死都不想松。
 
       也只有尝过温暖,才知道寒冷的可怕。

       方锐一边盘算着去买点酒,到以前的屋子里凑合一阵子。时间无情却也最有情,没有谁离不开谁。

       方锐突然觉得自己真看的开,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能和林敬言相忘江湖,过自己的逍遥日子。方锐转过身,望着街边铺子的玻璃橱窗笑的开怀。

       他觉得自己笑的挺帅,挺邪魅的,说不定还能迷倒路过的小妹。

       可眼眶湿湿的,不舒服的要命。方锐蹲下身,抹了把脸,掌心也湿了,阵阵发凉。

        方锐突然记起来,他一开始想要的就是林敬言递来的围巾,还有一个拥抱。

        是他要的太多,怪不得林敬言给不了。

        “林敬言,我好冷。”

        身后一片寂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和林敬言分手的当晚。

====================================

       林敬言僵着伸出的手,一直举到小臂酸痛。他颓然的收回手,像是被抽干了力气,重新摔回沙发。冰凉的金属硌在胸口,一阵阵抽走血液最后的温度。林敬言把手伸进大衣的内兜里,摸索了阵,掏出那把方锐怎么也找不到的家门的钥匙,一直被他收在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他跟自己说,心里装的是自己的家,家里住着心尖上的人儿。
  
       心尖上的人儿一走,心里自然空落落的。林敬言在沙发上坐了好一阵,才像终于恢复了力气,站起身摸索着打开灯。一时一室灯火通明,照亮了餐桌上被遗忘的饭菜,应该热过很多次,菜的颜色都变深了,此时还腾腾的冒着热气。

       他突然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给方锐做过一顿饭,或者,很久都没有陪他吃过一口饭了。

       他想给方锐最好的生活,却在不知不觉中把工作的闷气全都发泄给了方锐。

       方锐笑着全部接受,而他虽有所察觉,依旧推波助澜。

       他总觉得方锐不够懂事,不够理解他,于是他忽略了方锐从一开始的恣意洒脱变的束手束脚,再到小心翼翼磨平所有锋芒棱角。也忘了他最初喜欢的方锐,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现在才发现,自己当初静心呵护的胡闹和任性,早就毁的一干二净。

       一想到这,林敬言只觉得自己连挽留的资格也没有了。他坐在桌子前,夹了菜往嘴里送。盐放的有点多,些许没化开的盐块卡在喉咙口呛得林敬言不断咳嗽,他只是皱皱眉,固执的咽下并不美味的菜。

       吃了几口,他挑出菜里的肉,全部夹到对面方锐的碗里直到堆满,对面座位却空空当当。

     

       “方锐,你饿吗?”

        空荡的屋子里,再也响不起回答的声音。

       

         和方锐分手的当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