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存梗

我初遇见他时,偌大一个江湖,他却天真烂漫到只知桂花糕的甜淡适宜。

我教他这世间大爱,他细心去学,然后将满腔爱意悉数赠与我。

我再将他推下悬崖,教他日后遇人三思,人心难测。

从此偌大一个江湖,他便会知烈酒灼喉,爱不似旧。

(全联盟向)林敬言和方锐讲个瞎扯的相声

*林敬言方锐主讲,面向全联盟
*ooc,一个没有幽默细胞的人努力搞笑。

以上,食用愉快。


方:哈喽亲爱的观众朋友们!

林:各位观众们。

合:大家好!

方:是这样的,我和老林要一起开个全国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相声巡演。

林:……我们受联盟委托以解说的形式给各位介绍一下联盟即将开始的新活动。

方:哎呀差不多,嗯?那个问为什么是我们俩不是喻文州黄少天的,保安麻烦拖出去啊。

林:方锐,说正事。

方:哦对,联盟最近要开展一个联盟女神选举,规定要外貌气质内心通通最佳,且选举过程中要有才艺展示。

林:是这样,之前公认的联盟女神都是你们队的苏沐橙,不知道这次结果会怎么样改变。

方:肯定不能一直不变的,这次结果一定会出人意料。

林:还以为你会说冠军一定是兴欣的……

方:是啊,从沐姐姐冠军变成她和柔妹子并列第一!嗯,非常的出人意料。

林:…………

林:好的,接下来让我们给各位说说各队准备的才艺吧。

方:首先是全联盟唯一由女性担任队长,同时也是女性选手最多的烟雨战队。

林:女性选手都十分优秀,相对来说优势很大啊。

方:是的,那么他们准备的才艺是!是……《回家的诱惑》舞台剧和《郎的诱惑》演唱。

林:……烟雨的各位也是别出心裁啊。

方:李华演小三。

林:……好的烟雨的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接下来我们来聊一下微草战队的情况,想必会派出柳非选手吧。

方:是的,微草的才艺是由柳非主演的微草全员参与的公益宣传片《请留下这片绿》!想宣传柳非的心灵美啊。

林:听起来是个很有生机和环保意义的节目啊!

方:得了,就微草还留绿?再留就把队服加个帽子吧!

林:……方锐,这个帽子不能乱加的。

方:别提了,有段时间流行在队服上留队名缩写,那段时间我就看着王杰希顶着“ WC ”走来走去。

林:……(想了想那段时间自己胸口的BT选择沉默)

方:我来看看他们怎么演的啊,柳非饰演的女主走在街上,与他同行的高英杰口袋里的纸巾掉到了绿地上,这时,王杰希出现了……

林:教育后辈捡起纸巾丢进垃圾桶吧。

方:不!他演的是环卫工人。然后正在他打算打扫的时候,刘小别出现了!

林:帮助队长保护环境吗?这个寓意很好啊!

方:不!他演的是城管,然后对王杰希百般刁难……唉这个队长真是当的惨。

林:……这个安排的反差也挺吸引眼球的。

方:可不呢,最后结尾大家一起收拾好了环境,穿着一身绿骑在扫把上,王杰希一声吆喝,全员一起夹着扫把下台,留下一片绿地。

林:他吆喝的什么?

方:吆喝的起驾,设定好像是他是环保国的国王然后到人间微服私访,找到了真善美的柳非高英杰,感化了刘小别。

林:这还是个玄幻剧……那蓝雨呢?

方:蓝雨性别失衡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为了谁反串闹了个昏天黑地,结果最后石头剪刀布的时候黄少天嘴快把出什么说出来了,最后他输了。

林:所以他反串竞选联盟女神?

方:是啊,蓝雨给他的角色定位是一位身残志坚出淤泥而不染的坚强哑女,蓝雨新选手黄老地!

林:为什么是哑女……这困难度有点大。

方:尽量和原来的人区分开嘛,现在还在紧张的排练中呢。对了老林,你们霸图呢?也没女选手啊!张佳乐反串?

林:不是,霸图计划的是向各位观众展现我们刚毅和柔软的一面,还请大家期待一下

方:刚毅和柔软,这怎么演?

林:……咳,保密,保密,先聊聊轮回吧。

方:轮回其实也占便宜啊,颜值高到忽略性别!

林:别人可没打算靠这个取胜。

方:也是,他们竟然演企鹅历险记!

林:我记得周泽楷演带头的那个,江波涛等演跟着的企鹅,哎……我怎么没看见孙翔?

方:你往地下瞅瞅。

林:地下?

方:是啊,孙翔演企鹅踩着的冰,企鹅抓到的鱼,全程入境。

林:真是伟大的付出……聊聊你们兴欣吧。

方:我们兴欣自然是两个女将都要上的,不过还没想好才艺。

林:我想想……唱歌怎么样?

方:好主意啊!不过我不太会唱,来老林你给我来两段我找找感觉,最好是儿歌啊,我熟一些。

林:好吧……咳咳,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

方:这里的山路十八弯嘿!这里的水路九连环哈!

林:………………采蘑菇的小姑娘

方: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林:………………儿子的头大手儿小,爸爸的头小手儿很大,大手牵小手

方:汇成一句话,爱我中华爱我中华!爱!我!中!华!

林:你这童年也是够串的……

方:没办法,从小见多识广!

林:那我再来首现代的你试试?你肯定会的。

方:行啊!

林: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方: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

林:………………让我们期待兴欣选手的精彩表演!

后台

方:哎老林,你们那个刚柔结合的到底是啥?

林:也没什么,张新杰要全队一起穿着芭蕾舞服打军体拳……

(林方)一辆车轮子都掉了的破车


卧底老梗,r18注意

ooc,有个迷一样的感情线

食用愉快,链接看评论

被吞告诉我我补档

(林方)不会忘记

#慢慢忘记的梗,大概是玻璃渣

#全是ooc

#其实是因为我要考试了很难过,那就大家一起难过一下

以上,食用愉快

    方锐知道自己很不对劲。

    一开始只是找不到身边的东西,像是袜子、鞋子、手机,就算是前一天晚上放在特定的位置,第二天早上也会忘个一干二净。再后来是住址,一次打车回家刚想开口,本应烂熟于心的话却堵在嗓子眼支支吾吾说不出。他直觉自己出了什么事,把一切跟林敬言说,对方却只是耐心的帮他收起一切贴身物品,把家里的住址写成纸条塞进他的衣兜,然后微笑着送他出门,一切如常。

    

    可方锐知道自己很不对劲。他的QQ里多了许多唤不上姓名的入,可聊天记录一天天往上翻,语气对话中全是让人恐慌的亲密和熟悉。走在战队会有人突然亲昵的打招呼,望着对方的脸却叫不出名字,只能干笑着回忆。他越来越不安,林敬言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又好像什么都知道。

    在方锐不断的追问下,林敬言才终于坦诚。他确实早就知道,早在方锐年初体检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半哄半骗做了检查,得出的却是远比想象沉重的结果。

    方锐会慢慢的忘记,一开始只是身边的东西,然后是住址,然后是熟人的面孔,会忘记怎么说话,甚至忘记怎么呼吸。

    当然,在这一步之前,他会先忘记林敬言。

    也许是早就有察觉,方锐接受的很平静,至少表面没什么波澜,甚至笑嘻嘻凑上前讨了个吻,唇齿交合啃咬像是野兽宣泄的撕扯,带着凶狠的试探和细不可闻的心慌,胡乱顶撞的舌头几乎把林敬言满脑的思绪搅成一团乱麻,他只能一下下顺着方锐消瘦的脊背,想将满心的苦果一起吞下。

    方锐请了很久的假,拉着林敬言去旅行。他拉着林敬言去坐过山车,吃甜腻的甜筒,也拉着他穿过古色古香的街巷。他们在阳光温暖的午后牵手,在灯光昏暗的拐角处亲吻。明明应该是悠闲的旅程,方锐却像追着什么在赛跑,林敬言问起,他却只是咧开嘴露出微尖的虎牙。

    “老林,我们得多干点事情。”

    “这样我才能......记得你久一点。”

     林敬言生日那天,被方锐遮住眼睛,说要他期待个惊喜。再睁眼时入目都是星星点点暖橙色的烛光,方锐就站在这片星空中,带着尖尖的礼帽,端着乱七八糟的蛋糕,上面用巧克力酱糊了个歪歪扭扭的生日快乐。他轻轻哼着走了音的歌调,弯起眉眼,眼里的光竟比万千繁星还闪耀些许。

    “生日快乐!林...”

     特意拉长搞怪的尾音以奇怪的方式卡在嗓子眼,上不去也下不来,憋得林敬言几乎要窒息。他知道方锐是要喊他的全名,严肃的场合下总会显得煽情些。

     可现在他喊不出了,他终于忘记了。

     他看着方锐打翻了蛋糕,奶油糊在羊毛地毯上留下洗不去的稠黏的白。他眼里的光像是陨落的流星,闪耀过后只剩下死目的灰。他蜷缩在角落,明明不冷却不停的打着寒颤,试图把自己缩小成一个不存在的句号。下一秒又冲进浴室,自虐般将肺部的空气挤进水里,只为追求缺氧的麻木。

    林敬言在断续的水声中睡着了,再醒来时方锐正靠在他身上,湿漉漉的额发浸湿了衣角的布料。方锐用冰凉的脸颊蹭蹭林敬言的,几乎用尽力气钻进那个温暖的怀抱,冰凉的指尖被熟悉的温度包围,他的眼里泛起潋滟的光,像是展开的一腔春水,留下撩人的涟漪。

 

    “我想起来了,林敬言。”

     他说话间还带着水冰冷的寒气,吐息却炙热不已。

     “林敬言,林敬言,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可方锐的状况还是越来越糟。他开始遗忘更多,每天醒来望着家里都多了一份陌生,他只能整日整日的昏睡,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想。等到方锐终于连说话都困难的时候,林敬言终于无奈,把方锐送进了医院治疗。林敬言总是去看他,可方锐却时常暴躁,像个竖起浑身尖刺的小刺猬,只为遮掩柔软心窝深可见骨的伤口。偶尔清醒,他就会拉着林敬言,用断断续续的短字拼凑完整的句子。

    “林敬言,林敬言,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后来方锐终于连身体运作的器官都出现了遗忘,他开始莫名的心悸,时而难以呼吸,空气都变成了凝固的胶水,时刻掠夺者他的生命。方锐的父母执意要送方锐去国外治疗,自然不允许林敬言跟去。

    方锐走的那天,林敬言抱着满满一箱的回忆去见他,方锐已经开始忘记他的脸,看见他也没什么反应,只在他坐在身旁后防备的瑟缩一下。林敬言一件件拿出箱子里的东西一件件地诉说,从方锐初入训练营到后来夺冠,从两人第一次接吻到后来生活中的琐碎小事,他讲得入神,手却突然被方锐抓住了,一潭死水的眼眸像是丢入了一枚硬币。方锐看着他,缓慢而又清晰,固执的用唇形一遍遍勾勒一句话,无声却又歇斯底里。

    “林敬言,林敬言,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方锐最终还是走了,固执地抓着林敬言带来的箱角不撒手,所以林敬言也就让他带着那满箱的回忆去了。林敬言一个人在病房内收拾东西,抚平了床单的褶皱,却又不忍心叠好被角,不想那么一丝不苟,就像方锐走时留下的最后温度,痕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在墙角看见了一团黑乎乎的,凑近了看才发现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内容,竟然都是他的名字。

    他几乎是可以想象到方锐是怎么样一边写一边呢喃,头脑浑沌却又强制清醒。

    不要忘记...那么好的林敬言。

    方锐走后的几天,林敬言收到了一封来自方锐邮箱的定时邮件,内存不小,竟然是满满一百条语音信息。

    林敬言一条接着一条的听,大概是病情还没有那么严重的时候,方锐的语言还算流畅,有说有笑的跟他讲今天吃了什么,穿了什么样的衣服,就好像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嘴里叽叽喳喳,背着手转过头冲着你咧开嘴笑。

    越到后面大概是病情也严重了,内容从红烧鱼块换到了医院寡淡的病号餐,说话也磕磕巴巴起来。到了第九十九条已经是不成句的碎字。

    他说:“林敬言,林敬言,我一定不会忘记你。所以你也不能忘记我。”

    方锐的声音突然拔高,带着颤抖的泣音敲击着林敬言的耳膜。他已经忘记了怎么表达难过,林敬言却感到了潮水般汹涌的悲伤,只有他一个人坐在中央的孤岛,无计可施的等待着淹没。

    “可是...我一定会忘记你啊...”

     “所以,你也要忘记我才行...”

      语音在这儿突兀的停下,林敬言感到没来由的心慌。他下载最后一条语音,解压,打开,电脑却突然死机蓝屏,只剩下白色的乱码在视线中乱窜。林敬言赶快找人来修,来的人看了他失魂般的样子赶紧安慰他。

    “没事,你这是中毒了,应该是哪个文件里带的,不严重。只是这电脑里的东西恐怕得都没了...”

    林敬言望着修好后空空如也的电脑突然明白了方锐的意思。他已经很努力了,努力的不要忘记林敬言,可结局都定好了,最后会只有他记得方锐,只有他孤独痛苦。

    方锐不忍心啊,所以他亲手搬空了房间里的回忆,现在又亲手删除了自己最后留下的点点滴滴。





    林敬言坐在没有方锐的房间里一遍遍呢喃,没有人听,只是告诉自己。

    “方锐,方锐,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高考全国卷林方开车盲狙

魔性,ooc纯属娱乐,不接受撕逼

以上,再也不立flag了

盲狙全国卷林方开车。

林敬言在共享单车上搂着方锐深入浅出,车轮的轨迹扭出妖娆的广场舞,方锐爽的蜷缩起脚趾喘息间吐出满满的雾霾。

不好意思我翻车了……

呼啸的林敬言

呼啸的林敬言真的是人间珍宝啊。

还带着年少特有的锋芒棱角,处事没有后来圆滑但也算进退得当礼貌有加,有着适当的谦逊但也不介意弯起嘴角邀请他人来一决高下。

没有戴眼镜就少了镜片的阻隔,一双眼睛不算细长但是线条柔和,眉峰稍微有些凌厉但会被修剪得当的黑色软发盖住。队服有弹性的袖口被扯到小臂敲击键盘时能隐约看到手腕处经脉的形状。

有人说薄唇的人也薄情,林敬言不算多情,但他只想守着一个人专情的过一方天地。他的唇线很分明,抿起来的时候就成一条好看的线条。唇瓣相反有些肉感,亲上去应该是柔软的,仿佛一头撞进心窝,再也出不来。

他还没有积累情话的本事,有时也会忍不住跟你闹些无声的别扭和脾气,冷战的同时心里还犯着嘀咕,最后妥协般的叹气,总觉得怀抱还是缺了个你。

他可能比同年人早熟,但也有些莽撞。愿意忽然叫你的名字让你回头然后一口亲上,愿意在暴雨的夜晚穿过大街小巷给你带来一束玫瑰花。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莽撞的人啊,有时也会拿着菜谱努力给你做出或许卖相不怎么好的饭菜,也会掌心握着你的手少年老成的规划和你未来的家。

他会有宏图大志,但他所想的未来,每一处都缺不了你。

(林方)尴尬

*方小贼和林流氓设定

*别说话,是真尴尬

以上,食用愉快

        “哎哟,不好意思兄弟,没事吧,没摔着吧?”

        方锐一声夸张的惊呼,扯起地上被自己撞倒的人,还很体贴的拍了拍灰。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没看路…”

        他眨巴眨巴眼,微皱着眉做出一副懊悔的模样,果不其然收获了对方的一声没事,才慢腾腾的拐进街角偏僻潮湿的小巷。昏暗的光线里蔓延着难闻的霉味,这里是只有垃圾和老鼠作伴的地方,不过方锐可不在意,他现在的注意力全在手上的钱包里,刚刚还躺在另一个人衣兜里的钱包。

        是的,方锐是一个贼。

        其实说是贼,方锐却没有翻墙进别人家偷东西的胆子,只能凭着自己又快又准的手,在大街上随机顺点东西过来。事实证明,今天他的运气相当不错,手上的钱包鼓鼓囊囊,光是掂在手里,方锐就已经止不住的开始幻想,里面一张张红票咧开小嘴,乐呵呵冲他呲出一口大白牙。

         结果等到真正打开时,方锐才算傻了眼。厚实的一沓钞票攥在手里,最小一块,最高十块,凑在一起的数目和厚度一比,欺骗性简直大到不行。

        这人不会是出来买卫生纸的吧…

         方锐有些泄气的将手上的钱卷成一团塞进裤兜,那里立刻拱起一大片。有总比没有好,至少还能装个暴发户。方锐已经筹划着待会儿干脆再去顺一笔,一边继续翻看着钱包,卡到是有不少,不过不知道密码也没用。指尖捏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卡在钱包夹层,抽出来一看,是张身份证。照片上的人站在蓝底面前架着副黑框眼镜笑的一副书卷气息,打理的有层次的黑发微微盖住凌厉的眉峰,衬的那人眼里的温润笑意愈发明显。

        我这不会是偷了个穷老师的吧。

         方锐心里犯着嘀咕,却也没愧疚,都是为了生活,总不能让自己饿死在大街上。这样想着,他连名字都没瞥清就把身份证塞回原位,手腕一扬,钱包就以一个完美的弧线飞进了身后的垃圾堆。他吹了声口哨刚想走,就发现狭窄的巷口堵了个人,眯起眼一看,完了…这不是刚刚自个儿偷的那个冤大头吗?

         来人还是一副瘦瘦弱弱的书生模样,皱着眉头看的方锐一阵心慌。

         “是你偷了我的钱包?”

         连声音都是温言细语的,虽然挺好听,但没什么气势。方锐定了定神,心想自己还打不过这么一个人?要实在打不过,应该也跑的过。为了保险,方锐决定还是借个名头往自己脸上贴点金。

          “是,就是我,林敬言,听过没?劝你还是识相点吧!”

         方锐一手插在兜里,靠在墙上漫不经心的开口。林敬言方锐虽然没见过,但绝对听过,这一带的流氓老大,谁不得让他几分?

         对面的人果然愣住了,方锐心里不由得腾升出一股狐假虎威的得意感,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有气势的抽身离去。却看见对面人站在逆光处,嘴角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意。下一秒,方锐的手腕就被抓住扣在头顶,背部以强大的力道被迫撞向墙壁,手腕间的禁锢像是牢牢的枷锁,怎样都挣脱不开,盯着眼前放大了无数倍的脸,方锐突然想起刚刚身份证上只瞥了一眼的名字,那人凑到他耳边,呼出的气息烫红了耳垂。

         “当然听过,小贼。”

        

          “我,就是林敬言。”

(林方)带枪出巡

*破三轮车

*以前想的老梗,方警官和林流氓的故事

*全是ooc

以上食用愉快


终于可以点了!

林方的第一个小日常

#大概就是一个不定时更新的小日常

#林敬言撩起来不偿命!

#林方的第一个小日常#

        方锐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非得抓着林敬言聊自己的青春岁月,林敬言不算是太怀旧的人,也硬是被方锐勾起些模模糊糊的青春回忆。

        “方锐…你这么一说,我到想起来我们高中时候的校花了,丑的不行的校服在她身上一穿,真的是……”

         林敬言这边感叹的符号还没落下,方锐就顺着接了口,没个正形的同时还带着点小吃味。

          “知道知道,不就是又好看又活泼让你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吗?”

           “嗯……最后一条没有。”

            方锐本来只是恶趣味的一句调侃,却被林敬言正儿八经的接了回来,一时有点发愣。

            “老林你傻啊,谁的心不扑通扑通跳?那得是死了吧!”

             最后一个尾音刚刚落下,方锐抬头就撞进林敬言的眼睛,细长温润带着点点笑意 正好框下方锐整个人,负荷的容不下其他。手掌被林敬言温热的掌心包住,牵引着抵上他的胸膛,感受到那颗有力的心脏,扑通扑通震的方锐虎口发麻,然后他听见林敬言开口。

        “是啊,这里只有见到你的时候才是活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