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林方】分手的第五天

*虽然还在分分分 但是莫名甜甜甜
*纯糖/真
*就是拖着不复合咬我啊——

以上,食用愉快。



方锐抱着手机,无梦无眠。

寂静空间里只有那个老旧生锈的时针,尽职尽责的挣扎走动,发出刺耳的声响。

方锐缩在角落,身上裹着单薄的被子。床头只开了暗黄的的小灯,手机屏幕的白光刺的他眼睛有些发疼。方锐眨眨眼,依旧盯着左上方显示的时间。他在等,等着时间晚一点,等着林敬言睡熟一点,等着林敬言,可以把自己的电话当做梦的时候,再捡便宜似的打过去。

他也不是圣人,他有贪欲。

他就是,想林敬言,想的一发不可收拾。

思念是毒,总是一寸寸侵蚀他的皮肤,甜蜜的荆棘再怎么欢愉,终究是带了刺的。真正反应过来,也拉扯不开了。

那就堕落吧。时针纵使龟速爬行,也是跳到了三,方锐这样想着,拨通林敬言的电话。

“嘟——嘟——嘟——”

“方锐大大?”

“哎,是我。”

“你的方锐大大,入梦了——”

和林敬言分手的第五天。
——————————————————————
林敬言自觉昨晚做了个很美的梦。

所以在醒来后看了通话记录,一时说不清是惊,还是喜。

但他知道,内心还是想的。

想听听方锐的声音,想叫他的名字。

就演变成现在这般田地。

林敬言的眼皮上下打着架,强撑着困倦的精神盯着放在床头的钟,枕头边,放着手机。

一点。

两点。

两点半。

林敬言抓着手机,有些无奈。方锐真的是死脑筋成这样,觉得自己只有在三点才会做梦吗?

然后,三点。

备注为“a方锐大大”的人准时打来电话,手机一阵震动弄得林敬言手心有些发麻。指尖划过接通键,林敬言深吸一口气,把耳朵凑近听筒,压低着嗓音,努力塑造出半梦半醒的迷糊劲,小心翼翼又是抑制不住的惊喜,狡猾也无奈的狐狸。

“方锐大大?”

“哎,是我。”

那头传来方锐急促的声音,几乎是紧接着自己话里的最后一个尾音,满溢而出的欢喜。

“你的方锐大大,入梦了——”

欢迎。林敬言在心里默念。

不过他也说不出,这是好梦,还是春梦?

和方锐分手的第五天。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