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林方)不会忘记

#慢慢忘记的梗,大概是玻璃渣

#全是ooc

#其实是因为我要考试了很难过,那就大家一起难过一下

以上,食用愉快

    方锐知道自己很不对劲。

    一开始只是找不到身边的东西,像是袜子、鞋子、手机,就算是前一天晚上放在特定的位置,第二天早上也会忘个一干二净。再后来是住址,一次打车回家刚想开口,本应烂熟于心的话却堵在嗓子眼支支吾吾说不出。他直觉自己出了什么事,把一切跟林敬言说,对方却只是耐心的帮他收起一切贴身物品,把家里的住址写成纸条塞进他的衣兜,然后微笑着送他出门,一切如常。

    

    可方锐知道自己很不对劲。他的QQ里多了许多唤不上姓名的入,可聊天记录一天天往上翻,语气对话中全是让人恐慌的亲密和熟悉。走在战队会有人突然亲昵的打招呼,望着对方的脸却叫不出名字,只能干笑着回忆。他越来越不安,林敬言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又好像什么都知道。

    在方锐不断的追问下,林敬言才终于坦诚。他确实早就知道,早在方锐年初体检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半哄半骗做了检查,得出的却是远比想象沉重的结果。

    方锐会慢慢的忘记,一开始只是身边的东西,然后是住址,然后是熟人的面孔,会忘记怎么说话,甚至忘记怎么呼吸。

    当然,在这一步之前,他会先忘记林敬言。

    也许是早就有察觉,方锐接受的很平静,至少表面没什么波澜,甚至笑嘻嘻凑上前讨了个吻,唇齿交合啃咬像是野兽宣泄的撕扯,带着凶狠的试探和细不可闻的心慌,胡乱顶撞的舌头几乎把林敬言满脑的思绪搅成一团乱麻,他只能一下下顺着方锐消瘦的脊背,想将满心的苦果一起吞下。

    方锐请了很久的假,拉着林敬言去旅行。他拉着林敬言去坐过山车,吃甜腻的甜筒,也拉着他穿过古色古香的街巷。他们在阳光温暖的午后牵手,在灯光昏暗的拐角处亲吻。明明应该是悠闲的旅程,方锐却像追着什么在赛跑,林敬言问起,他却只是咧开嘴露出微尖的虎牙。

    “老林,我们得多干点事情。”

    “这样我才能......记得你久一点。”

     林敬言生日那天,被方锐遮住眼睛,说要他期待个惊喜。再睁眼时入目都是星星点点暖橙色的烛光,方锐就站在这片星空中,带着尖尖的礼帽,端着乱七八糟的蛋糕,上面用巧克力酱糊了个歪歪扭扭的生日快乐。他轻轻哼着走了音的歌调,弯起眉眼,眼里的光竟比万千繁星还闪耀些许。

    “生日快乐!林...”

     特意拉长搞怪的尾音以奇怪的方式卡在嗓子眼,上不去也下不来,憋得林敬言几乎要窒息。他知道方锐是要喊他的全名,严肃的场合下总会显得煽情些。

     可现在他喊不出了,他终于忘记了。

     他看着方锐打翻了蛋糕,奶油糊在羊毛地毯上留下洗不去的稠黏的白。他眼里的光像是陨落的流星,闪耀过后只剩下死目的灰。他蜷缩在角落,明明不冷却不停的打着寒颤,试图把自己缩小成一个不存在的句号。下一秒又冲进浴室,自虐般将肺部的空气挤进水里,只为追求缺氧的麻木。

    林敬言在断续的水声中睡着了,再醒来时方锐正靠在他身上,湿漉漉的额发浸湿了衣角的布料。方锐用冰凉的脸颊蹭蹭林敬言的,几乎用尽力气钻进那个温暖的怀抱,冰凉的指尖被熟悉的温度包围,他的眼里泛起潋滟的光,像是展开的一腔春水,留下撩人的涟漪。

 

    “我想起来了,林敬言。”

     他说话间还带着水冰冷的寒气,吐息却炙热不已。

     “林敬言,林敬言,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可方锐的状况还是越来越糟。他开始遗忘更多,每天醒来望着家里都多了一份陌生,他只能整日整日的昏睡,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想。等到方锐终于连说话都困难的时候,林敬言终于无奈,把方锐送进了医院治疗。林敬言总是去看他,可方锐却时常暴躁,像个竖起浑身尖刺的小刺猬,只为遮掩柔软心窝深可见骨的伤口。偶尔清醒,他就会拉着林敬言,用断断续续的短字拼凑完整的句子。

    “林敬言,林敬言,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后来方锐终于连身体运作的器官都出现了遗忘,他开始莫名的心悸,时而难以呼吸,空气都变成了凝固的胶水,时刻掠夺者他的生命。方锐的父母执意要送方锐去国外治疗,自然不允许林敬言跟去。

    方锐走的那天,林敬言抱着满满一箱的回忆去见他,方锐已经开始忘记他的脸,看见他也没什么反应,只在他坐在身旁后防备的瑟缩一下。林敬言一件件拿出箱子里的东西一件件地诉说,从方锐初入训练营到后来夺冠,从两人第一次接吻到后来生活中的琐碎小事,他讲得入神,手却突然被方锐抓住了,一潭死水的眼眸像是丢入了一枚硬币。方锐看着他,缓慢而又清晰,固执的用唇形一遍遍勾勒一句话,无声却又歇斯底里。

    “林敬言,林敬言,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方锐最终还是走了,固执地抓着林敬言带来的箱角不撒手,所以林敬言也就让他带着那满箱的回忆去了。林敬言一个人在病房内收拾东西,抚平了床单的褶皱,却又不忍心叠好被角,不想那么一丝不苟,就像方锐走时留下的最后温度,痕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在墙角看见了一团黑乎乎的,凑近了看才发现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内容,竟然都是他的名字。

    他几乎是可以想象到方锐是怎么样一边写一边呢喃,头脑浑沌却又强制清醒。

    不要忘记...那么好的林敬言。

    方锐走后的几天,林敬言收到了一封来自方锐邮箱的定时邮件,内存不小,竟然是满满一百条语音信息。

    林敬言一条接着一条的听,大概是病情还没有那么严重的时候,方锐的语言还算流畅,有说有笑的跟他讲今天吃了什么,穿了什么样的衣服,就好像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嘴里叽叽喳喳,背着手转过头冲着你咧开嘴笑。

    越到后面大概是病情也严重了,内容从红烧鱼块换到了医院寡淡的病号餐,说话也磕磕巴巴起来。到了第九十九条已经是不成句的碎字。

    他说:“林敬言,林敬言,我一定不会忘记你。所以你也不能忘记我。”

    方锐的声音突然拔高,带着颤抖的泣音敲击着林敬言的耳膜。他已经忘记了怎么表达难过,林敬言却感到了潮水般汹涌的悲伤,只有他一个人坐在中央的孤岛,无计可施的等待着淹没。

    “可是...我一定会忘记你啊...”

     “所以,你也要忘记我才行...”

      语音在这儿突兀的停下,林敬言感到没来由的心慌。他下载最后一条语音,解压,打开,电脑却突然死机蓝屏,只剩下白色的乱码在视线中乱窜。林敬言赶快找人来修,来的人看了他失魂般的样子赶紧安慰他。

    “没事,你这是中毒了,应该是哪个文件里带的,不严重。只是这电脑里的东西恐怕得都没了...”

    林敬言望着修好后空空如也的电脑突然明白了方锐的意思。他已经很努力了,努力的不要忘记林敬言,可结局都定好了,最后会只有他记得方锐,只有他孤独痛苦。

    方锐不忍心啊,所以他亲手搬空了房间里的回忆,现在又亲手删除了自己最后留下的点点滴滴。





    林敬言坐在没有方锐的房间里一遍遍呢喃,没有人听,只是告诉自己。

    “方锐,方锐,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