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林方)尴尬

*方小贼和林流氓设定

*别说话,是真尴尬

以上,食用愉快

        “哎哟,不好意思兄弟,没事吧,没摔着吧?”

        方锐一声夸张的惊呼,扯起地上被自己撞倒的人,还很体贴的拍了拍灰。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没看路…”

        他眨巴眨巴眼,微皱着眉做出一副懊悔的模样,果不其然收获了对方的一声没事,才慢腾腾的拐进街角偏僻潮湿的小巷。昏暗的光线里蔓延着难闻的霉味,这里是只有垃圾和老鼠作伴的地方,不过方锐可不在意,他现在的注意力全在手上的钱包里,刚刚还躺在另一个人衣兜里的钱包。

        是的,方锐是一个贼。

        其实说是贼,方锐却没有翻墙进别人家偷东西的胆子,只能凭着自己又快又准的手,在大街上随机顺点东西过来。事实证明,今天他的运气相当不错,手上的钱包鼓鼓囊囊,光是掂在手里,方锐就已经止不住的开始幻想,里面一张张红票咧开小嘴,乐呵呵冲他呲出一口大白牙。

         结果等到真正打开时,方锐才算傻了眼。厚实的一沓钞票攥在手里,最小一块,最高十块,凑在一起的数目和厚度一比,欺骗性简直大到不行。

        这人不会是出来买卫生纸的吧…

         方锐有些泄气的将手上的钱卷成一团塞进裤兜,那里立刻拱起一大片。有总比没有好,至少还能装个暴发户。方锐已经筹划着待会儿干脆再去顺一笔,一边继续翻看着钱包,卡到是有不少,不过不知道密码也没用。指尖捏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卡在钱包夹层,抽出来一看,是张身份证。照片上的人站在蓝底面前架着副黑框眼镜笑的一副书卷气息,打理的有层次的黑发微微盖住凌厉的眉峰,衬的那人眼里的温润笑意愈发明显。

        我这不会是偷了个穷老师的吧。

         方锐心里犯着嘀咕,却也没愧疚,都是为了生活,总不能让自己饿死在大街上。这样想着,他连名字都没瞥清就把身份证塞回原位,手腕一扬,钱包就以一个完美的弧线飞进了身后的垃圾堆。他吹了声口哨刚想走,就发现狭窄的巷口堵了个人,眯起眼一看,完了…这不是刚刚自个儿偷的那个冤大头吗?

         来人还是一副瘦瘦弱弱的书生模样,皱着眉头看的方锐一阵心慌。

         “是你偷了我的钱包?”

         连声音都是温言细语的,虽然挺好听,但没什么气势。方锐定了定神,心想自己还打不过这么一个人?要实在打不过,应该也跑的过。为了保险,方锐决定还是借个名头往自己脸上贴点金。

          “是,就是我,林敬言,听过没?劝你还是识相点吧!”

         方锐一手插在兜里,靠在墙上漫不经心的开口。林敬言方锐虽然没见过,但绝对听过,这一带的流氓老大,谁不得让他几分?

         对面的人果然愣住了,方锐心里不由得腾升出一股狐假虎威的得意感,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有气势的抽身离去。却看见对面人站在逆光处,嘴角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意。下一秒,方锐的手腕就被抓住扣在头顶,背部以强大的力道被迫撞向墙壁,手腕间的禁锢像是牢牢的枷锁,怎样都挣脱不开,盯着眼前放大了无数倍的脸,方锐突然想起刚刚身份证上只瞥了一眼的名字,那人凑到他耳边,呼出的气息烫红了耳垂。

         “当然听过,小贼。”

        

          “我,就是林敬言。”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