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单纯的想想林敬言

我有时候在想,林敬言到底是什么样的。

每个画手画的都不一样,每个人眼中都不一样,但我想,林敬言应该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

他没有光环,没有所谓天才的天赋,他执着的追赶天才的脚步,为了胜利,他可以玩猥琐,也可以直着冲过去也直着躺下。他有自己的热血和骄傲。

我想他应该无论侧脸还是正脸都很好看,有柔和的线条,眉梢眼角透着明净山水的味道,笑起来应该像冬日的暖阳。

他应该会做饭吧,挽到小臂的袖口,一边做饭一边侧过头问你想吃什么。眼镜可能被升腾的热度逼出雾气,他就摘下来放在桌上,揉揉架着眼镜的鼻梁。

林敬言的手是什么样的,职业选手的手都很好看啊。也许没有太分明的骨节,但是白皙修长,指甲修剪的圆润,手背上可以看到下面隐约的青色血管。

他不算太高,身形不到瘦削的地步但应该也不算强壮,肩膀不宽,恰好能稳稳当当担起一个人。

从乌丝到白发,从满眼春色到皑皑白雪,正好一辈子。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