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单纯的想想方锐

       前段时间想了林敬言,我又开始想方锐。

       他是什么样的?说实在的我不敢下定论,我觉得方锐是一个鲜活而全面的角色,有的人塑造他的可爱,有的人塑造他的猥琐,形形色色的人一笔一划描绘他不同的喜怒哀乐,正是很多的一面拼凑在一起,才是我喜欢的那个鬼灵精怪的方锐。所以,我并不想给他下定论,说方锐一定是个什么样的。

       原作里说过,他从训练营开始,兜兜转转换了许多战队,许多职业,和同期的吴羽策比,他似乎没有坚持,不断地在妥协。其实他一直在坚持,坚持着想站上赛场,坚持着碰触冠军的奖杯。

       他是猥琐流的代表宗师,赢得不漂亮,不光彩,但他也为了胜利一次次绞尽脑汁,坚持和努力。猥琐流怎么了,猥琐流的胜利也是胜利。
      
       我觉得方锐是个不适合悲伤的人,就算他早就过了少年的年纪,我也觉得他应该是那种坐在被午后温暖阳光笼罩的窗台上静静的读《小王子》的人,他心里有他自己的星球,还有绽放的玫瑰花。

        他生气的时候,或许会变得更加伶牙俐齿吧。语调轻松的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或是讽刺,或是自嘲,像是竖起浑身刺的小刺猬,其实只是为了掩饰柔软的心窝。

       他或许看起来大大咧咧有些畏缩,但其实那是他的机灵和小聪明,坏心思得逞了就背过身来促狭的冲你笑笑,满心的火气被他眼里的星光浇的一干二净。

       我想他应该是个饮食比较清淡的人吧,吃到太咸的会皱着眉头抱起杯子咕咚咕咚喝水,被辣到了就吐着舌头嘶嘶的吐气,被人一嘲笑,又要瞪着眼睛继续逞强地往嘴里塞。

        再带点私心,我希望他喜欢吃甜食。甜食能让人感觉到幸福,他用舌尖卷着糖往嘴里送,在口腔里化开浓浓的奶味,然后他就笑眯了眼,好看的眼睛里有你视若珍宝的孩子气,然后他握着糖放到你掌心,澄澈声线像是蔚蓝广阔的大海。


       “给你吃,我尝过了,很甜的!”


         其实他要比糖甜上许多。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