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林方) 分手的当晚

*本文为分手系列番外,单独食用也可,建议结合上一个番外看。

*全是ooc,不喜慎入。

以上,食用愉快。


       方锐把手揣进裤兜里,漫无目的的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秋季的夜晚总是冷的有些不可思议,像是为了驱尽夏日残留的闷热,冷风亲吻着方锐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顺着空隙钻进单薄的衣物。
    
        方锐不住地往手上哈着热气,掌心温热还带着些湿意,然后往胳膊上搓,再等着余温散尽,周而复始。

       他突然记起以前,常常是自己兴冲冲的跑出去见林敬言,心里热乎着身上却被冻的直哆嗦。林敬言总是带着双份的围巾,双份的手套。一份是自己的,一份是他的。毛线有些扎脖子,却恰好堵住所有风口。然后林敬言拉住他冻的通红冰凉的手,贴紧自己的脖颈,等暖和过来后再给他带上手套,握着一起塞进自己黑色大衣的口袋里。方锐能感觉到冻僵的手指渐渐灵活恢复温度,也听见了贴上林敬言脖颈的瞬间,他冻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可林敬言的手抓的那么紧,暖和的方锐死都不想松。
 
       也只有尝过温暖,才知道寒冷的可怕。

       方锐一边盘算着去买点酒,到以前的屋子里凑合一阵子。时间无情却也最有情,没有谁离不开谁。

       方锐突然觉得自己真看的开,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能和林敬言相忘江湖,过自己的逍遥日子。方锐转过身,望着街边铺子的玻璃橱窗笑的开怀。

       他觉得自己笑的挺帅,挺邪魅的,说不定还能迷倒路过的小妹。

       可眼眶湿湿的,不舒服的要命。方锐蹲下身,抹了把脸,掌心也湿了,阵阵发凉。

        方锐突然记起来,他一开始想要的就是林敬言递来的围巾,还有一个拥抱。

        是他要的太多,怪不得林敬言给不了。

        “林敬言,我好冷。”

        身后一片寂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和林敬言分手的当晚。

====================================

       林敬言僵着伸出的手,一直举到小臂酸痛。他颓然的收回手,像是被抽干了力气,重新摔回沙发。冰凉的金属硌在胸口,一阵阵抽走血液最后的温度。林敬言把手伸进大衣的内兜里,摸索了阵,掏出那把方锐怎么也找不到的家门的钥匙,一直被他收在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他跟自己说,心里装的是自己的家,家里住着心尖上的人儿。
  
       心尖上的人儿一走,心里自然空落落的。林敬言在沙发上坐了好一阵,才像终于恢复了力气,站起身摸索着打开灯。一时一室灯火通明,照亮了餐桌上被遗忘的饭菜,应该热过很多次,菜的颜色都变深了,此时还腾腾的冒着热气。

       他突然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给方锐做过一顿饭,或者,很久都没有陪他吃过一口饭了。

       他想给方锐最好的生活,却在不知不觉中把工作的闷气全都发泄给了方锐。

       方锐笑着全部接受,而他虽有所察觉,依旧推波助澜。

       他总觉得方锐不够懂事,不够理解他,于是他忽略了方锐从一开始的恣意洒脱变的束手束脚,再到小心翼翼磨平所有锋芒棱角。也忘了他最初喜欢的方锐,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现在才发现,自己当初静心呵护的胡闹和任性,早就毁的一干二净。

       一想到这,林敬言只觉得自己连挽留的资格也没有了。他坐在桌子前,夹了菜往嘴里送。盐放的有点多,些许没化开的盐块卡在喉咙口呛得林敬言不断咳嗽,他只是皱皱眉,固执的咽下并不美味的菜。

       吃了几口,他挑出菜里的肉,全部夹到对面方锐的碗里直到堆满,对面座位却空空当当。

     

       “方锐,你饿吗?”

        空荡的屋子里,再也响不起回答的声音。

       

         和方锐分手的当晚。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