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唐方】警局常客

#cp唐昊×方锐,大概是流氓头头对警官一见钟情追妻的故事x

#ooc慎入,全都是bug。以前点文的时候蛮多人点的唐方拖了好久才写的,人蠢不会圈人x

#其实是因为列表太太都打王耀然后我饿了…。

#其实你看出我对玩不到国服的怨念了吗。

以上,食用愉快。





       “姓名。”

       “都这么多次了方警官还不知道吗?”

       “性别。”

       “自己看。”

       “…家庭住址。”

       “方警官要去我家作客吗?”

       方锐低着头,在刘海投下的阴影中翻了个优美的白眼,笔尖抵着纸面顺着油墨方块字利落划过行行下移,填的手都快起茧的资料,的确是没什么问人的必要。

        “唐昊,知道哪儿错了吗?”

        方锐把笔拍在桌面上撞击出“啪”的脆响,看着像是茶馆大爷般悠闲自在就差没把腿翘桌子上来个下午茶时光的唐昊,一边心疼被迫爽约的隔壁部门漂亮姑娘的约会,一边狠的牙根痒痒,颇有股以笔为刀手刃面前人的冲动,连例行公事的思想教育都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唐昊倒是更自在,屁股被不软的板凳咯疼了,就往下蹭蹭找个舒服位置,鞋带弯折的弧度都没变过,只有一双眼盯着面前明明也嫌烦却不得不继续念叨的方锐,不时在他卡壳的时候提醒两句。

       “哎刚刚说到哪儿了?对,法律自有他的制裁与审判所以我们--”

       “所以我们要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好了,方警官,我明天再来找你玩啊。”

       唐昊接了这堆陈谷子的尾,起身理了理被椅背压平的发尾,轻车熟路走出警局大厅,还不忘逗弄几下大门左侧盆栽新出的嫩叶。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天都要上演,唐昊溜达来溜达去,好好的警局仿佛成了他和方锐约会的私家的花园。听说他手下好像也有自己的一帮人,对这个方面的度卡的那叫一个准,非得进来一趟,啰嗦两句又不得不放出去。

        方锐还正在心里槽呢,唐大爷就非要啪啪啪打他脸。第二天唐昊和一个胳膊上都是血的人一起被丢进局里,习惯了小风小浪的方锐一下急了,最后却在受伤的那人衣袖里摸出半截被挤破的血包,黑着脸人赃俱获的甩在唐昊面前,还要听旁边那小子一个劲的念叨。

       “哎呦老大我错了,我以为会先处理您就还没收拾,谁想到嫂子…”

        尾音未落就成功收获方锐和唐昊眼刀各一枚,瞬间委屈的感觉血包里流的就是自己的血,捂着为了演戏逼真割破的袖子缩到角落瑟瑟发抖无语泪流。

        “唐大佬是把我警局当免费五星酒店了,就这么想在里面多待几天?”

        方锐实在是气急了,其实他也不知道在气什么,气唐昊实在不知玩笑轻重,又或是气自己竟然为他着急上火。语气也生生重了起来,什么玩笑调侃通通没了,连思想教育的词儿也不想说,狠狠剜了唐昊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带着手铐钥匙一起。

        唐昊的表情才有了一点裂缝,并且有逐渐扩大的趋势,抿平嘴角觉得上提的肌肉都有点挂不住。

        他僵硬的扭过头,看向缩在角落的小弟。

        “…我们下午去超速闯红灯吧。”

        “老大…这事儿不归嫂子管。”

        当然日子还是要过,媳妇儿还是要追。

        第二天大早,唐昊守着点准时坐在警察局的椅子上。

        然后分外不爽的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小警察,不是方锐,面生的很,初出茅庐的新生,一副无措又挺起胸膛要好好教训自己的模样。

        “喂,你们方警官呢?”

        “方警官?出警去了啊!”

        唐昊啧了声,抢过桌面上的笔和纸,几个字几乎被写出花,基本信息立刻被填满密密麻麻的一面。直到最后走出大门,耗时比遇上方锐生生砍去大半还不止。

        此后唐昊依旧借着蹭茶水的名号每天去局里坐坐,从人生理想谈到国家大事,从油价上涨聊到豆腐脑的咸甜,唠嗑的小警察天天都有,却再也没看见方锐。

        无奈,唐昊又每天卡着点蹲在警局大门口逮人,踱来踱去像小偷踩点,惹得守门大爷都频频侧目。

          【系统刷新:稀有精灵“方锐”已出现】

        得了,扔球吧。

        方锐只是回来拿同事特意留给自己的蛋糕,被唐昊摁在小巷墙壁上动弹不得的情况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尤其是在对方五官不断放大的情况下,睫毛都蹭到脸颊,颈间尽是温热的鼻息。

        方锐有些慌张的侧过头,掌心抵着唐昊的肩使劲推搡却毫无成效,相反因为人的不断凑近逐渐变成欲拒还迎的搂抱。他眨巴眨巴眼扯开笑脸打着哈哈。

       “唐昊你在警局门口来回晃悠是掉了东西吗,掉了赶紧回去找啊被人捡走就不好了啊…”

       “的确是掉了很重要的东西。”

        唐昊突然捏上方锐的下颚,蛮力抬起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又往前凑了凑。这次真的是鼻尖抵着鼻尖唇蹭着唇,方锐几乎能感受到唐昊唇纹,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然后下一秒,吻毫无预兆的落下。

        “我掉了位压寨夫人。方警官,您对我的家庭住址,还有兴趣吗?”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