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林方】分手的第六天

*两个人都决定回呼啸了
*会发生啥呢猜一猜啊
*回忆算温馨还是玻璃渣我也不知道啊

以上,食用愉快。



方锐今儿难得的开始洗衣服,准确说,是洗呼啸的队服。

其实论做家务,方锐还真算得上最佳男友的类型:做不了满汉全席,可农家小炒却是色香俱全;清洁其实也会,只是懒,最后干脆这些活都被林敬言一手接了过去。

方锐掌心握着澄黄的肥皂,就着水在布料上打出一圈泡泡,手指捻着细细蹂躏摩挲。

太久不沾柴米油盐,手上生分的很。

方锐有些无奈,手上又使了些力,掌心盛了一捧清水,从指缝流出冲去表面的泡沫,又摁入池底尽数浸没。再拎出来,呼啸二字原本脏黑的白底重新显露原来的颜色,龙飞凤舞的模样,一如方锐当年的年少轻狂。

这还是自己刚出道那会儿的队服了,还记得刚拿到时兴奋的片刻不离几乎当了睡衣穿,在林敬言面前一天到晚的瞎晃,嘴里欢喜的叫着队长。后来的少年长大了也长高了,称呼也从队长成了老林,后来干脆换了个带着玩笑意味的林大大,一个比一个没正形。后来呼啸换了队服,本着做纪念的思想,方锐也就把这件压到了箱底。

现在看来,倒是积了不少灰。方锐想着,把洗干净的队服从水里拎出来,抖了抖挂到跳绳临时拼凑的晾衣绳上。然后眯着眼,挽着衣袖横跨在板凳上,和队服一起晒太阳。

就是直觉告诉他,他得回一趟呼啸了。

和林敬言分手的第六天。
———————————————————

林敬言躺在沙发上,头下枕着自己的手臂,另手举着相框凑到自己眼前,指腹隔着玻璃,轻轻抚摸相片上十七岁方锐的侧脸。

刚来呼啸的方锐,自己印象里最初的方锐。

那时候的方锐还矮自己半个头,刺拉拉的寸头,硬硬的发根带着少年独有的锋芒毕露。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巴眨巴透着精明,可林敬言只觉得可爱。

一开始的方锐像个小猴子,跟在自己屁股后面队长队长的叫,后来方锐长大了,自己竟是被他叫老了。老林、林大大,称呼一个比一个没正形。现在想来,林敬言只感叹自己当时怎么这么宠方锐,硬生生被这个小贼蹬鼻子上脸了呢?

林敬言叹了口气,拿下因为半躺姿势而硌的鼻梁发疼的眼镜,握在掌心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玻璃片。

或许真的是老了,老想起些过去的事情。

林敬言有些无奈的笑着,想说这事还得找方锐算账,心里却盘算。

明天,回一趟呼啸吧。

和方锐分手的第六天。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