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阎卿.

方锐厨老林痴汉。
all林all方大法好林方初心。
语c扩列戳215273476。
备注见ID.

【林方】分手的第四天

*继续分分分
*我知道你们要复合
*纯糖/bu

“方锐大大,天冷了,要多加衣服。吃完甜食要记得漱口……”

方锐低低的应了声。

“方锐大大,天冷了,要多加衣服。吃完甜食要记得漱口……”

播放,播放。

方锐仿佛机械般,手里麻木的点着播放键。耳机里又传来听了千百万次的林敬言的叮嘱,细心而温柔,翻搅着、拉扯着。每说完一次,方锐就点点头。他窝在墙角缩成一团,就连应和都像是从鼻腔里挤出来的,含糊不清。

方锐知道,他想林敬言了,想的发疯。

床头放的仿旧时钟时针刚好跳过三点,几乎顺理成章的,按下快捷键1。

林敬言的号码,正在呼叫中。

应该睡了吧?应该不会接吧?方锐拧着眉脑内蹦出了一万种情况,最终也没舍得挂掉。

真的是太想了,哪怕是听一下呼吸也行。

然后,通了。

那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方锐屏着气,衣料摩擦床单的细微声音在他耳里都异常清晰。

“怎么了?我的方锐大大。”

带着困倦的声音,明显半梦半醒。方锐被林敬言的称呼激的眼眶发红。

方锐掌心死死攥着电话,硬质的机壳轮廓陷进掌心软软的肉里留下一道浅痕。他把耳朵贴的很近,几乎要把整个头都埋进去,贪婪的捕捉林敬言的呼吸。

然后,他咧着嘴,笑的开怀。

他说“没什么啊,就是想你了。”

就是想你了,就是爱你爱到没辙了。

和林敬言分手的第四天。
——————————————————————
林敬言近来失眠,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眼睛下多了一大块黑青,镜片怎么遮也遮不走。

今晚还算运气好,沾了枕头辗转几番就有了困倦感。迷迷糊糊似乎还做了个梦,梦见方锐盘腿坐在沙发上,怀里宝贝儿似的抱着个大糖盒,一边挑挑拣拣说这个不好吃老林你下次别买了,一边手上也不闲着,指尖挑开糖纸大把大把的往嘴里塞涨的两颊鼓鼓囊囊。

然后自己就老是无奈,怕他烂牙,拉着他去漱口,最后被他搂着脖子吻上来,甜腻的气味洒了自己一口。

然后方锐就老眨巴着那双好看的眼睛,叫嚷着他没骗人,糖这么好吃。

其实林敬言觉得,还是方锐最好吃。

然后搁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机壳和木板震动碰撞,林敬言几乎一下就醒了,眯着眼拽过手机扫了眼来电显示。

方锐?做梦真好,还有这福利。

林敬言有些苦涩的勾勾唇角,接通电话,几天来所有的思念和痛苦一瞬间尽数爆发,化为无穷的宠溺。

这是梦,至少在梦里,他还可以做方锐的恋人。

“怎么了?我的方锐大大。”

如果可以,林敬言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

和方锐分手的第四天。

评论(7)

热度(34)